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店主怀疑10岁女孩偷钱通知其父反被打

来源: 时间:2018-08-30 19:13:40

店主怀疑10岁女孩偷钱 通知其父反被打

店内一片狼藉

山东商报11月12日讯 “今天,我遇到了一件事情让我倍感委屈。我在桑园路附近开了一家小吃店,今天一个10岁的小女孩可能偷拿了我180元钱,我提出要和她父母谈谈,希望她的家人能够谨慎对待这件事情。可是最后孩子的父亲带人却把我的店给砸了,我也被他们打伤了……”

店里只有我和她

转眼工夫钱就没了

今天早上,她来到我店里吃早饭,孩子要了一碗豆浆和一个白吉馍,当时也就7点多一点,小店里就我们俩。不一会有人路过买豆浆,我就到门口去了。由于人家给的是正好的钱,我就把钱直接放裤兜里了。我卖完豆浆回来时发现,孩子一句话也没说就跑出去了,桌子上还剩下半碗豆浆。

过了一会又有一名顾客来买豆浆,我进屋拿起桌子后面纸箱上的钱包准备找人家钱时,发现里面20元、10元和5元的钱都不见了,一共丢了180元。当时小女孩面对店门坐着吃饭,我的钱包就在小女孩的身后。她回头就能够着我的钱包。发现钱丢了之前这段时间,除了小女孩外并没有其他的顾客走进店里吃饭。

本想找她父母谈

却被砸店又挨打

这钱是不是小女孩拿的,我心里也没谱,所以当时没报警,可是如果真是这个小女孩拿的,不找到这个孩子我又不甘心,我不想让这个孩子继续错下去。

我打听到了小女孩的学校,中午放学时,我在校门口找到了她,问她钱的事情,她说下午给我送过来。当时我看孩子已经认错了,就告诉孩子钱不要紧,主要想和她的父母沟通一下。她说爸妈不在家,我就带她去老师那里,老师也说这件事最好和她父母沟通。由于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我就让小女孩去吃午饭,自己回店里了。可就在回店里后的五分钟,孩子的父母就带着两个人来到我的店里。他们一进门就打我,还说我污蔑他孩子偷钱,我儿子看到我被人打了,冲上前替我挡拳头,他们太厉害了,把我和我儿子一块按地上打。

昨天上午,将夏先生的遭遇发到了山东商报官方微博上,博友们也对此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事发:

山东商报“济南一10岁的小女孩,今早在一小吃店吃早餐时,老板怀疑她趁人不备将老板店里的180元钱偷走,小吃店老板想求证此事,但是又觉得这事很难办,是该报警呢?还是应该放过这个仅10岁的孩子?老板说,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才不会对孩子以后的生活造成影响。欢迎大家来讨论,说出您的看法,顺便也为这位老板出出招!”

博友汪剑春:小孩子错的东西要及时改正,不然以后就麻烦了,以为这么容易就能搞到钱,还那么辛苦干嘛呢。但是教育的方式应该选择温和点,太调皮的适当给点手段。

博友王靖迪:我认为报警还是不必了吧,毕竟还是个孩子,但是有必要让她认识到自己错误并且能勇敢的承认错误!

博友小舞的春天:我认为不能报警,但是一定要教育好这个小孩,现在就这样,那以后呢,孩子的父母一定要教育好她。

博友李枫:报警没有必要,毕竟孩子还小。但是,孩子必须要教育,不能让她一错再错,我认为要尽快通知她的父母。

博友zhanjihong:应该给她说清楚,这不是钱的问题~~

进展:

下午,事件出现了突变:

山东商报“小女孩被怀疑偷店主180元钱有了新情况:据店主说,他找到小女孩询问钱的事情时,小女孩已承认自己偷了钱,并说要将钱还给店主。店主提出要与其父母沟通时,孩子却说父母不在家。等店主回店里,女孩的父亲却带人将店主的店砸了,并打伤了店主及其儿子。大家对此有何看法?”

博友王浩:“如果一个家庭不能给予她良好的教育,那就演变成了社会的。

博友阡陌:教育,是个大问题。

博友高志杰: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啊,女孩的父亲没有做一个好榜样啊。

专家建议:

针对此事,采访了社会学家王忠武教授,他告诉,“首先女孩的家长行为属于过激行为,应该将事情的真相了解清楚后,理智的去解决问题。其次父母不能太溺爱孩子,孩子受了委屈要冷静的去解决问题。最后,父母要为孩子做好榜样,不要对孩子以后的生活造成影响。”

核实

小吃店一片狼藉 夏先生伤痕累累

昨天下午3点来到夏先生的小吃店,发现小吃店里已一片狼藉,被掀倒的桌子还躺在地上,旁边还有洒落一地的豆浆,椅子也凌乱地倒在地上。

随后赶到了山大二院见到了受伤的夏先生,此时,夏先生的嘴唇上还有斑斑血迹,右颧骨上方隆起了一个大包。“我本来想让她父母好好关注一下孩子的教育,可最后成了讨打了。”夏先生无奈地说。

据介绍,之后民警赶到,将小女孩的父亲和夏先生的儿子都带到派出所录口供。下午4点左右来到派出所,一进门就看到小女孩的父亲坐在门口的长椅上,他面无表情的低着头,警察叫他去录口供时他才将头抬起,慢慢地走进审讯室。由于警方在审讯过程中不便接受采访,没能直接采访到小女孩的父亲。

夏先生说女孩已承认偷了钱

“中午的时候,孩子和我说了,要把钱还给我,下午就给我送回来。”夏先生说,就冲这句话,他认为孩子已经承认拿了钱,而且他还征求了老师的意见,可是最后的结局却是孩子的家人对他拳脚相加。夏先生说,他找老师和孩子家长,本意就是怕孩子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夏先生告诉,“我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不是对我的话产生了误会,她是怎么和她父母说的?他们为什么一进门就打我,也不听我解释。”

目前,冲突的起因以及夏先生的说法,警方仍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