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居民出门遛弯房屋遭强拆相关部门称不知情

来源: 时间:2018-08-30 19:04:30

居民出门遛弯房屋遭强拆 相关部门称不知情

停放在工地的钩机。

几十人带专业钩机作业,“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

东北8月20日讯 10日8时,哈尔滨市宾县宾州镇西城红旗路的居民郭玉芝出门遛弯,回家后发现自己家和邻居黄亚秋家的房子被拆成了一片废墟。而郭玉芝和黄亚秋在此之前并没有接到过任何关于动迁的通知。宾县政府相关部门也表示,郭玉芝家所在地点并未进行动迁改造,房子被拆他们并不知情。那到底是谁拆了两家的房子?

“8点多,我在单位接到亲戚的,说我家的房子被拆了。我回家后看见我老伴儿和姑娘正坐在地上哭!我老伴儿在院子里种的山楂树和菜园子全被糟蹋了,好好的房子一下子就没了,我们一家所有的家当都被埋在碎砖底下了。别说换洗的衣服,就连一个碗都没给留下,让我们一家人以后怎么活啊?”今年60岁的王明军哽咽着说道。

30年老房瞬间成废墟 老人卧床简易棚

19日,来到宾县宾州镇西城红旗路,在红旗路西侧看到,一片占地约200余平方米的废墟在路边一排平房中显得格外突出。水缸、相片、鞋子、运动服和大量居家生活用品横七竖八地“躺”在瓦砾之中。一个由铁皮和塑料布围成的不到十平方米的简易棚立在院子南侧。

据郭玉芝的老伴儿王明军介绍,这片废墟就是他和邻居黄亚秋的家。“房子被拆时,我们两家都没有人,所有的家当都被埋在废墟里了。简易棚是两家房子被拆后临时搭起来的,暂时栖身用的。”注意到,王明军的老伴儿郭玉芝正躺在简易的铁皮棚里打点滴。铁皮棚四处漏风,在棚子外面,一把大勺里还有已经坨了的面条。

王明军望着满院子的瓦砾,不断自言自语地说着:“怎么一下就没了,怎么一下子就没了……”

回想当天房子莫名被拆时的情景,王明军哽咽着对说:“当天5点我就出门上班了,我姑娘在附近出早市。8点左右,我老伴儿出门遛弯,结果当我老伴儿和女儿回来时,我家和邻居黄亚秋家的房子已经被拆成了一片废墟。”

王明军的女婿刘先生说:“我岳父岳母都60多岁了,房子被拆后,岳母便一病不起,每天都在打点滴。岳父现在精神有些恍惚,每天就是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我和爱人多次想让两位老人换个地方住,可是他们就是不肯离开住了30多年的家,就在这个铁皮搭的棚子里住。他们不明白,大白天的,家怎么就变成了废墟?这可是和平年代啊!”

王明军的女儿含着泪说:“爸妈在这住了30多年,房子是我爸和老叔亲手盖起来的,我们姐弟4个都是在这出生的。这房子装着爸妈30多年的记忆,现在一下子就被拆平了,我们当儿女的真怕他们一时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儿。”

“没人通知这里要动迁”

几十人的拆迁队伍,动用专业的钩机将两家的房子拆成废墟。难道王明军和邻居黄亚秋遇到了“强拆”?

对此,王明军气愤地对说:“我家在这住了30多年,我们两家的房子都有产权和土地手续。去年我家后面的一片平房动迁了,但是动迁并没涉及到我们这一片儿。在房子被拆之前,没有任何人通知我要动迁或是房子需要拆除。这一片儿住着10多家邻居,都没有接到动迁通知。他们为什么上来就拆房子?”

19日中午,走访王明军家附近的多户邻居,询问是否得到了动迁通知。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任何人向居民们通知动迁的事情,更没有开发商来协商过动迁的事儿。

今年66岁的李连银和老伴儿以出早市卖豆腐脑、大碴粥为生。由于黄亚秋家的房子临街,而且离早市很近,因此李连银两口便租了黄亚秋的房子。事发时,李连银正好在院子里,与拆房人交涉未果被打,然后被扔到了大街上。李连银说:“这些拆房子的工人太狠了,拆房子就是再着急也不能不告诉一声吧。我的4颗门牙都被打得几乎要掉了,等我醒来后,医生说只能拔掉。”

宾县两户人家遭强拆,“连一个碗都没留下”

“拆我家房子的人就是后边工地的工人,他们拆房子的钩机就是从我家园子后边开过来的,钩机履带的痕迹到现在都非常清晰。钩机先是从工地压过我家的木围栏,把我家的房子拆了之后,直接压过我家的房子,又把黄亚秋家也拆了。”王明军说。

来了几十人拆了10分钟 住户劝阻被扔大街上

19日,见到了刚从医院打完点滴回到儿子家的李连银。

李连银对说:“当天我出完早市收摊回家,正准备把东西往院子里搬。这时,突然进来了好几十个戴安全帽的工人,一个领头的还喊着,赶快动手。我就问你们干什么?是哪的?那个领头的说,扒房子,和你没关系,赶快出去。我冲他们喊,你们扒房子也得等我们把屋里的东西拿出来啊。工人就喊,砸坏啥就包你啥。这时,一台大钩机已经从老王家的园子开过来了。我一下子急了,我的家当还在房子里呢!于是,我就和拆房子的工人厮打起来了。他们上来六七个人连打带抬的,就把我扔到了街上,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被扔到街上的李连银是被后来赶到的家属送到医院的。

王明军家附近的一家商服老板对说,拆房的时候,钩机是从房后直接开上去的,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有好几十人,整个的拆房过程不到十分钟。

谁能“保卫”我们的家?

19日,来到王明军家所在辖区的西城街派出所。邢所长表示,事发后附近工地的钩机已不在现场,当事人指认的钩机履带辙印并没有看见。经调查,目前工地上的钩机是在事发后从别处运来的。附近工地的开发商将此处的拆迁工作包给了一个绰号叫“王老八”的人,目前找不到此人。到底是开发商指使“王老八”拆房,还是“王老八”自己找人拆房,目前无法确认。案件正在调查中。依据刘先生的指点,进入距离王明军家不足50米,正在建设中的振兴小区公司。刘先生指着一辆黄色的钩机说:“就是这辆钩机把两家的房子拆了。” “县里和县拆迁办都明确表示,此事他们并不知情。现在最重要的是,谁能还一个本该就属于我们的家啊!”刘先生无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