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男童小诊所看病后蹊跷死去涉事医生举家出走

来源: 时间:2018-08-10 19:42:17

男童小诊所看病后蹊跷死去 涉事医生举家出走

5月26日,霍邱县临淮岗乡双井村3周岁的男孩刘世闻在家门口的乡村医院打针后,出现口吐白沫、鼻子出血等症状,并在送往县医院急救的途中死亡。事情发生后,当事女“医生”举家出走,打她也联系不上。

男童看完病后蹊跷死去

5月28日中午,来到霍邱县临淮岗乡双井村,大多数村民忙完农活后并没有回家休息,而是聚在村子惟一的诊所里。一个3岁男童的离奇死亡,让这些知情的或不知情的村民坐在一起。

从照片上看,刘世闻生前眉目清秀,皮肤比一般农村孩子要白一些,孩子的爷爷刘友华对说,小孩以前都是爸爸妈妈带在身边,生活在城市里,去年才送回老家,“抵抗力不好,经常生些小病,会说话、会走路都比别家的孩子迟一点,但很听话。”

5月23日,小世闻开始出现感冒发烧症状,爷爷刘友华带着他来到村里的这个小诊所。“当时没多想,就是觉得离家近,图方便,而且感冒也不是什么大病。”刘友华说,在诊所里,女医生田开粉给孩子用了药,当时没出现不良反应,但孩子病情也没怎么好转。5月 25日晚上7点多,刘友华感觉小世闻还是有点发烧,他再次把孩子带到诊所,田开粉给孩子打了一针,“我也不知道打的是啥药,她也没说,也没做皮试,”刘友华说。

当晚,小世闻开始出现一些症状,到夜里时,更是满床打滚,口鼻先是冒白沫,然后出血,嘴唇变得乌青。刘家人慌了,他们来田开粉的诊所敲门,却没人应,于是赶紧找人用摩托车把孩子往县医院送。“我把车骑得飞快,但孩子路上就没气了,这时候大约是26日凌晨,”小世闻的姑父说。

当事医生已经举家出走

小世闻的父母常年在浙江打工。5月 25日晚上,孩子的父亲刘术虎接到得知孩子病了,他立即买车票往回赶,但还是没能来及跟孩子说上最后一句话。27日,孩子的母亲杨再丽也回到了村里,“我进门一看,小孩子的东西和照片都收拾得整整齐齐,家里人让我换衣服送送孩子,我当时就崩溃了。”巨大的刺激让杨再丽早已流干了泪水。

26日上午,刘友华在村民陪同下,带着孩子的遗体来到诊所讨说法。田开粉的丈夫和亲友看到形势不对,离开现场。没想到的是,田开粉一家人一走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们真不是想讹她什么,好好的孩子咋就这么没了?当时用的什么药?你总要给我们个说法吧?”刘术虎告诉。

按诊所墙上留下的号码拨打过去,却无法接通,昨天下午,再次拨打这个号码,一名男子接后表示“不知道这回事”就匆匆挂断。

孩子家属同意进行尸检

就在采访时,小世闻的遗体一直被安置在一台冰柜里,放在诊所内,刘家人不允许任何人动孩子的遗体。

5月28日下午,来到霍邱县公安局临淮岗派出所,所长邓云峰告诉, 26日接到小世闻的家人报警后,他们就传唤了田开粉并进行了询问,“田开粉无法提供行医资质和工商营业执照,这诊所涉嫌非法行医,但还需要县卫生部门最终确认。”

邓所长告诉,现在首要问题是对孩子的遗体做尸检,并确定死因,但孩子的家长不愿意配合,“把孩子放在诊所,我们无法做尸检。如果不做尸检并确定死因,我们就没有证据对田开粉进一步实施强制措施。只要通过尸检锁定证据,她举家出走也是没有用的,条件成熟的话我们会对她进行上通缉。”

随后配合派出所民警一起做小世闻家人的思想工作,他们最终同意为小世闻做尸检, 28日下午4点多,霍邱县殡仪馆的一台殡葬车开到现场,将小世闻的遗体转移到殡仪馆。截至发稿时,霍邱县公安局临淮岗派出所、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当地司法鉴定部门等有关单位,正在准备对小世闻的遗体进行尸检。

霍邱县临淮岗乡卫生院陈院长告诉,田开粉是原村卫生室的村医,有乡村医生执业证书。之前,她不在村卫生室工作,却在村里租房私自开设小诊所。事发后,该县、乡卫生机构高度重视,目前正在积极调查了解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