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湖南一医院用手铐接诊致病人坠楼摔成植物人

来源: 时间:2019-02-07 01:07:10

湖南一医院用手铐接诊 致病人坠楼摔成植物人

上图为:现在南华医院抢救的患者李鹏程

上图为:患者家属着横幅向医院讨说法

上图为:患者亲属向医院讨说法时被人刺伤

中国湖南之声衡阳讯 (邓联盟)2010年12月13日,衡阳市第二精神病医院使用手铐接诊,导致一位22岁病人坠楼,后经抢救,虽留得一命,却已成植物人。患者家属多次找院方讨说法,而该院一直推卸,只向患者支付了4000元。目前已耗去医疗费8万余元。

由于患者家境十分贫寒,无力再凑医疗费,家属于正月初七向院方要一个说法,但院方不仅无人搭理,还指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社会散闲人员持刀伤害病患家属。

起因:医院接诊用手铐病人受刺激坠楼

李鹏程,湖南衡阳洪市镇人,家中独子,今年22岁,曾在广州一工厂打工。父亲李象桃原是洪市镇粮站下岗工人,母亲陈美容,现在当地一单位做临时工。

陈美容告诉:“李鹏程去年9月份因与女友分手,受到刺激,于11月下旬患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我们发现后就把他送到衡阳市第二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在接受11天的治疗后病情痊愈出院回家。在出院回家一个月后(2010年12月13日),李鹏程病情复发,我马上拨打第二精神病医院,要求院方派人接我儿子入院治疗。”

陈美容告诉,院方几小时后来了一辆微型面包车,但是没有医生,包括司机一共3个人。“我当时给他们说了,给我儿子打一针镇静剂再接到汽车上去,但是他们说不要注射镇静剂,他们带了手铐,用手铐反拷双手就可以了,以前医院都是这样接诊的。”

据夫妇俩回忆,两位接诊人员趁着李鹏程熟睡时将其双手反拷,被惊醒的李鹏程非常激动,在下楼经过走廊的时候从三楼坠下。

“后来送到医院抢救,虽然救过来了,人没死,但是成植物人了呀!”陈母一边说一边揩眼泪。

求助:院方不搭理政府“踢皮球”

事情发生以后,医院有什么回应呢?

李父说:“他们那天下午送了2000元过来,后来又付了2000元,之后我们再找医院的时候,他们就拒绝赔偿,或者根本就不搭理我们了。”

据夫妇俩说,他们后来找到该医院主管部门衡阳市民政局,该局局长、副局长也是采取不搭理的态度,告诉这件事不关他们局的事,要找就去找医院,把这个问题重新踢给了医院。

举措:着横幅讨说法遭殴打被刺伤

李象桃下岗在家,陈美容在外做临时工,家境贫困。夫妇俩这次为了给儿子治疗,已经借遍亲朋好友。

“没钱交医疗费的话,我儿子就要停药了!”眼看着儿子就要被迫停药,陈美容和其他亲戚在2月9日拿着“讨回公道”的横幅到医院讨说法,要医院负起应负的。

“真的没想到,我们去讨说法居然被打了!我侄子还被刺伤了!”陈美容很是气愤。

在衡阳市中心医院急诊室看到李鹏程的堂弟李晨辉躺在病床上,被刺伤的大腿还在流血。“我们一到医院,就被院方请来的一群不明身份人员的一顿群殴毒打,好像每个人都带了武器,我被刺了一刀,另外我伯伯他们5人都被打伤了,当时有两位警察看着我们被打、被刀刺,都没有制止,站在那里无动于衷。”李晨辉告诉。

据悉,警方现在已经介入调查,至发稿日,持刀伤人者在逃并没有被抓获。

求证:医院回避部门无说法

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是否正如李晨辉所说,凶手是医院雇佣的?

带着疑惑来到衡阳市第二精神病院了解情况,但是却遭到了医院的回避和拒绝。

接着,拨通衡阳市民政局周副局长,周副局长回复说:“这事你不要找我,你找医院院长去了解。”然后马上挂了。在多次拨打副局长无果后,来到该局办公室询问,办公室主任给领导致电后,如是回复:“我们局长在外面有事,局长说要你们去找第二精神病院。”最后直接致电民政局局长,还是只得到“找医院”的答复。

【相关链接】

律师:无权铐人医院违法患者家属可向医院索赔

“患者是合法公民,医院和当事工作人员均无权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他们的行为均已涉嫌违法,侵犯了该患者的合法权益。”北京安中律师事务所的申昀辉律师如是说。申律师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明确规定,除了人民警察为了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可以采取强制手段并依照本条例使用手铐等警械外,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持有、使用手铐等警械。因此,不论李鹏程当时是清醒的还是在发病中,医院及当事工作人员均无权使用手铐铐人。据此,衡阳市第二精神病医院及当事工作人员的行为均已涉嫌违法。

【编后语】

“和谐社会,以人为本”,湖南省在两会中着重提倡打造新型湖南、数字湖南、绿色湖南、法制湖南。这样的事情原本就不应该发生,而发生后,在以人为本的社会,补救的措施应该是及时到位的。

希望衡阳市相关部门能对第二精神病医院雇凶持刀伤害患者家属这件事件给出一个令患者家属和社会公众满意的答复。同时呼吁衡阳市第二精神病院的主管单位衡阳市民政局对滥用手铐造成伤害一事给患者家属一个公正合理的说法。